河南安阳核桃苗培育基地LOGO

开辟果树产业新天地

河南核桃苗基地联系电话

  首页

中农短枝核桃苗 辽核核桃苗 清香核桃苗 核桃苗接穗 培育知识 联系我们 苗圃实拍图介绍

河南安阳核桃苗培育基地,成立于一九九五年,专业致力于核桃优良品种的引进、试验培育和推广工作,有近二十年的核桃栽培经验,果品购销及果品贮藏的丰富经验,在地理位置(河南安阳汤阴)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交界处的强大优势上与国内多家果树科研单位、大专院校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并得到山东省果树研究所的支持和郑州果树研究所干果课题组曹尚银老师等悉心指导下设立我核桃苗培育基地,目前我核桃树苗培育基地主要培育的核桃树苗品种有,中农短枝、辽核、清香核桃苗及中农短枝、辽核、清香品种接穗,另有专业的核桃苗嫁接队伍,为方圆及周边省份的核桃产业培育出优质核桃品种树苗奉献给广大果农及投资者。

疯狂的核桃演绎财富神话

  砸着吃的普通核桃都要50元一公斤的时候,这些一对甚至一只就要卖上万元的“文玩核桃”,更让人觉得价格不靠谱。但就是这样一个玩核桃的圈子,把山区里原本默默无闻的麻核桃变成了把玩界的珍品,更成了交易市场上的宠儿。
  
  5万元钱买的这7个青皮核桃摆在李旺面前,能不能刷出“好东西”来还是个未知数,这个过程,极像是玉石行业里拿籽料赌玉,不过跟玉器比起来,这些小小的核桃总让人觉得价格有些离谱。李旺说,刷出一对儿“官帽”来,成本就回来了,如果再出一两对,说不定还能多赚几万。石家庄怀特商城附近的一家普通小店里,店主手里拿着两只通体泛红的核桃,“就这一对,有玩家开价3万,你觉得值吗?”记者摇摇头,店主无奈地笑笑,又拿出一只单个的小核桃,“这个不起眼吧,别看小,但属于核桃中的异型,有三个棱,我们管它叫大奔。我只有一只,去年我在北京市场上碰到另一个单只恰好能配上一对,你猜人家要我多少钱?”店主再次用略带夸张的语调询问道,记者摇摇头,“2万!”店主似乎略带遗憾地强调:“一只2万”。
  
  耍核桃
  砸着吃的普通核桃都要50元一公斤的时候,这些一对甚至一只就要卖上万元的“文玩核桃”,更让人觉得价格不靠谱。但就是这样一个玩核桃的圈子,把山区里原本默默无闻的麻核桃变成了把玩界的珍品,更成了交易市场上的宠儿。

  保定市的涞水县,就有这样一个“核桃村。”
  “提笼架鸟玩核桃”,保定涞水一位当地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以前对京城里的贵族子弟每日生活状态的描述,“这里面的玩核桃,就是咱们所说的文玩核桃,也叫耍核桃。”而作为耍核桃的主要品种,麻核桃正是河北特产。
  
  麻核桃是普通核桃与核桃楸的自然杂交种,主要品种有鸡心、狮子头、虎头、公子帽等。主要分布于河北、北京、山西等地,而又以保定的涞水最为集中。因麻核桃壳纹美观、果形独特,常被制造成精美的工艺品或直接为中老年舒筋活血的手玩物,具有较高的商品价值。
  
  上述人士介绍说,麻核桃作为玩耍核桃,上至唐朝,盛于清时。故宫博物院里现有一对清代麻核桃,标价80万元,足见其珍贵。近年来,随着耍核桃爱好和收藏者的增加,麻核桃价格一路上扬,市场供不应求。作为华北地区麻核桃的主要产地,在涞水县西北大山中的几个村庄里,麻核桃已经成为部分农户名副其实的“摇钱树”。
  
  涞水县娄村满族乡工作人员李长青向记者介绍说,娄村满族乡是涞水麻核桃的发祥地,其种植规模、数量、种类位于全县前列。目前全乡共有种植户2000户,种植总数在70000株以上,接穗数250000左右,正在形成以虎过庄、南安庄等五大庄为核心,辐射全乡,惠及周边乡镇的麻核桃种植基地。李长青预计,按照2009年的行情,今年全乡麻核桃收入可达3500万元。
  
  种核桃
  从涞水县城向西北进山,沿着嵌在绝壁上的盘山公路走了十几里,过了山顶之后再向下盘旋,心里才渐渐有了踏实感。留心路边景色,山里的冬季来得更早,但并不单调。未收完的大白菜泛着青绿,掉光了叶子的柿子树上挂满了红黄相间的柿果,红艳艳的宛如挂满无数小灯笼。路上两只小黄狗追逐嬉戏,但是却看不见几个村民。“核桃卖完了,我们也就猫冬了,出去访亲问友,或者在家打牌消遣。”西安庄村的刘宝河告诉记者。“为什么这么好的柿子没人摘?”“一对好核桃卖上万,一只青皮卖2000,一车柿子能赚上几千块钱?”
  
  刘宝河说,以前村民的收入主要有四个来源,一是花椒、二是养羊,三是打工,四是漫山遍野的柿子树。不过自从最近这十几年核桃产业渐成气候之后,种核桃、卖核桃就成了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西安庄村支书李雪梅,指着院子中的一棵核桃树对记者说,就是这棵树,今年挂了57个果,卖了6万多。做了近10年村支书的李雪梅,原本是一名医生,退休之后回到村里,被村民选为支书。当时,村里种核桃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李雪梅意识到,完全可以把核桃种植培养成一个主导产业,让全体村民一同致富。
  
  如今,李雪梅家的核桃种植规模跟村里的大户相比差多了。她介绍说,目前村里120户,靠种核桃年收入超过10万以上的就有30多户,平均下来每户年收入5-6万。“原来打工的也不出去了,羊也没人养了,家里的柿子就挂在树上没人摘,全指望核桃发财了。”李雪梅说,现在村民除了卖核桃之外,还向其他地方出售核桃树苗、提供品种嫁接和技术。
  
  刘宝河指着院子里的一棵碗口粗的核桃树告诉记者,这棵已经卖出去了,1000元。一般的接穗,村民俗称“码子”,根据不同品种每个100元到近千元不等,明年开春,好几个新品种嫁接的业务已经预订好了。
  
  卖核桃
  “每年卖核桃的主要时间段是9月10号左右,中秋前后。那时候全国各地的客商都聚集在我们村这条主要街道上,仅有的几家饭店全住满了,车都停不下。”刘宝河在一家名为水月轩的乡间饭店里给记者示意,“这个院子、街道边上全是外地客商,连服务员的房间里都住满了人。”
  刘宝河介绍说,村民们卖核桃主要是两种方式,有的把自己的核桃剥开,配好对之后卖成品,这样价格高一些,不过有一定风险;还有就是由客商把还挂在树上的青皮核桃包下来,客商自己剥开,有没有能配上对的好核桃跟种植户没关系。11月初,刘宝河们手里的“青皮”早已经卖完了,手里还有几对配好的核桃,并不急于出手。
  
  几位北京来的客商正在与本地村民谈嫁接核桃树苗的业务,一位村民见又有外地人进来,拿出手中的一对核桃,径直走向记者问:“看看这对儿怎么样?”这位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推销道:“平顶狮子头,我3000元刷的青皮,4000元出手,考虑一下吧。”刘宝河接过小伙子手里的核桃仔细端详了一番,以内行的口吻轻蔑地对他说:“我出这个价。”同时伸出两根手指头,小伙子鼻子里暗哼了一声,转身走开了。“你是不是觉得跟电视里地下交易古董一样?”刘宝河问记者,“其实在耍核桃这个圈子里,最终玩家和中间经销商之间主要靠圈内口耳相传熟人介绍,而中间商和我们种植户之间,就是刚才这种最原始的交易方式。”
由于娄庄乡这几个村子出产的核桃品种多,质量上乘,最近几年,这里已经成了全国最重要的麻核桃生产和交易中心。每年核桃成熟时节,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甚至韩国和日本的客商都要和记者一样提心吊胆的走上数十里山路,直接到村民手中收购核桃或者青皮。
  
  刘宝河说,村里没办法提那么多的现金,所以那个时候客商们都是带着一口袋的现金来收购,一**钱,一**核桃,“场面相当壮观。”
  
  记者在娄村乡这几个麻核桃主产村走访时发现,村民们之间,总是会流传着各种版本的交易“传说”:“谁谁手里的一对公子帽卖了6万,然后被北京的王三卖给了某某,最终成交16万。”“南安庄的某某家树上出了一对好核桃,听说有人开价8万了还不愿意出手。”……
  
  “我今年卖了十四五万吧,卖的一般,村里卖的好得多了。”刘宝河淡淡地说。
  赌青皮
  南安庄村主任李旺,家里核桃树已经有1000多棵,挂果的数也有200多棵。这200多棵树,今年总共卖了40多万。不过,除了种核桃,李旺还是附近几个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中间商,也就是说,他不仅自己种核桃,还从其他种植户手中倒核桃。
  
  “今年仅投入就要200多万,收入四五十万应该问题不大。”李旺告诉记者,由于自己种植核桃起步较早,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因此每年也会参与到中间业务中来。而当地所谓的核桃中间业务,就是从村民手中收购,然后再通过自己的市场关系转卖。其中,最有挑战性的是“赌青皮”。
  
  李旺告诉记者,麻核桃采摘和交易不能等核桃自然成熟脱落,而是一到果实定型之后就要适时采收。这些还挂在树上带着绿色表皮的核桃,被称之为“青皮”。一般情况下,外地客商或者本地中间商从种植户手中收购的都是这种“青皮”。
  
  由于青皮核桃只能看出大概直径,核桃的纹路、品相等都看不出来,无法确定能否配上一对,因此收购青皮的过程是有一定风险的,也可以称之为“赌”。
  
  李旺回忆说,今年村里一家“大官帽”核桃树上,出了一杈7个个头不错的青皮,近两年品相好的“大官帽”核桃市场卖价很高,李旺决定收购。
  
  “人家少了10万不卖,7个青皮10万,一个就是一万四啊。”李旺说,“一般胆子小一些的,根本不敢这么赌。”经过一番周折,李旺最终把价格谈到了5万,交了钱摘下来之后,有一个是坏的,只剩6个,最终花了4.8万,核算下来8000元一只青皮。
  
  “我拿回来也紧张,虽然估计不错,但是能不能配上对咱也不知道。”李旺介绍说,青皮拿回来之后不能随便剥皮,而是要小心地把外层青皮剥掉,为了不损伤纹路,大部分青皮都要一点一点刷出来。最后这6个青皮核桃中,刷出了一对直径55毫米的“大官帽”,卖了5万元。
  
  当然,也并非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李旺回忆说,去年自己花了3.6万收了70个青皮,回来之后一对都没配上。
  
  李旺介绍说,虽然这几村的麻核桃品种早就名声在外,但真正成规模的移植嫁接始于1996年,当时的天津客商来收购时,青皮是5元钱一个。到了今年,李旺估算了一下,好的品种青皮平均要达到2000元一个。
  
  风险大
  “核桃的行情是一年比一年好,今年卖了两对5万以上的核桃。”李旺说。而李旺的客户,并不是最终玩家,也就是说,5万一对的核桃,经过北京、天津的核桃经销商加价之后,可能卖出更高的价格。
  
  刘宝河说,今年的行情的确要好于往年,从产地收购的价格就可以略见一斑。
  而天津一位文玩核桃经销商李先生告诉记者,今年核桃的终端销售也不错,除了一些圈子里的老主顾以外,似乎突然增加了不少新客户,这里既有真正的玩家,更多的可能是投资者。
  
  李先生介绍说,今年10月他接触过的一位西安客商,聊起来就感觉并不是内行,经过一番沟通之后,客商坦诚自己只是有一些闲置资金,听朋友介绍说文玩核桃行情不错,投进来看看能不能赚点钱。“严格地说,核桃市场里已经有了一定的炒作成分。”李先生说,他担心的是如果这种炒作继续下去,整个核桃市场的泡沫会进一步加大,弄不好会重蹈今年红木家具的覆辙。“我也不赞成普通的投资者投资文玩核桃,这个行业需要一定的经验。轻易投资是有很大风险的。”
  
  涞水本地一位官员也介绍说,目前来看涞水的麻核桃市场并不能算十分规范。“价格不稳、市场混乱,参与人数越来越多,价格却始终没有统一参考。”
  李旺的另一个身份,是涞水县麻核桃协会副会长,2004年,涞水县乡村三级联合成立了麻核桃协会,其主要目的有两方面,一是外联市场,内联种植户,二是提供技术指导。李旺表示,联合本地种植户形成统一市场,其实是协会成立的主要宗旨。

春季辽核、清香、中农短枝核桃苗销售进行中,欢迎各地朋友和投资者前来考察、预定

河南安阳核桃苗培育基地

可办理全国货到付款业务,确保质量,解除了您的疑虑、让客户零风险。竭诚为您办理邮寄、特快专递、汽车快运、火车托运、物流、配货、专车送货及货到付款等业务,我们将以最低的价格最优质的服务欢迎您的光临。